松云不吃鱼

谢谢你,我一点儿也不有趣。

接触到内质之前会有一层膜,人事物的表面就一定有一层雾。

我有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兴奋地尖叫,一种不知名的感情由我看不见的凭借物在他们周围传递,然后感染,偏偏落不到我。到底有些格格不入。

我有一点点羡慕,也困惑,为什么他们能那么开心呢,为什么呢。

晚上睡不着的时候我总是想起童年的事情,温暖得要让人哭泣。

当真在人为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