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云不吃鱼

谢谢你,我一点儿也不有趣。

春去渺

存档 戏曲相关(京剧)

(一)

"好了,"宋云平停下笔,"再试试。"

杨亦昆冲着镜子呲牙咧嘴地做了几个表情。

“你看,眼皮这儿,是不是缺了点?”杨亦昆指了指,抬起头问宋云平。见他有点困惑,又把自己脸挤成一团做给他看,“是不是?”

“是有点儿,你别动。”宋云平托着他的下巴仔细端详了一会儿,又沾了些油彩往杨亦昆脸上添了几笔。

“差不多了。”杨亦昆对着镜子左看右看,又断断续续地唱了几句秦桧的词,最后得出结论。

宋云平随手把笔搁在一边,也回到自己位子上,准备勒头。

“你不是一向和唐偶互相勾的吗?这次怎么找我来了?”宋云平看他一眼,调侃道,“小两口吵架啦?”

“哎哪能啊,谁好我找谁。唐偶这小子的手艺哪赶得上咱们平哥哥啊,”杨亦昆熟练地竖了个大拇指,“那叫个笔走龙蛇、不同凡响!”

“哎哟哟,杨亦昆你这马屁拍得观众席三排都能听见了。知道的是帮你勾脸,不知道的还以为老宋在你脸上画清明上河图了呢。” 展望刚进门就听见杨亦昆咋咋呼呼的声音,牙齿把手里的饼干咬得脆响,毫不留情 地拆台。

“嘿,就你多嘴。”杨亦昆一张大花脸上只留了双眼睛黑得发亮,“你就可劲儿吃吧,我看俩小时下来不勒吐你才怪。”

展望没搭腔,径自在化妆箱里翻翻找找,  

捡出一盘子珠翠,凑到宋云平身边:“就他那样,我可算明白唐偶这几天是怎么回事儿了。”

“人家是受不了你了,想明白了,迷途知返喽——”展望瞟了眼杨亦昆,还装模作样地遮着嘴,音量倒是不小。

杨亦昆一听就要挽袖子,厚底靴踩得“梆梆”响。 宋云平没忍住笑起来,腾出一只手冲杨亦昆招了招。

杨亦昆气势汹汹地走到宋云平身后替他系双扣,对着展望一阵呲儿:“不和你一般见识,我和我们甜藕好着呢,就是最近闹小脾气了,哄哄就好。”

展望翻了个白眼,显然对这个腻人的称呼不是很能接受。

“老宋你还有没有多余的穗儿啊,晓筱让我来拿,这小姑娘箱子比杨亦昆的都乱,怎么也找不着。”

“嘿,怎么说话呢小望子?叫声杨老爷听听,给你个将功抵过的机会。”

“……你这秦桧说青衣反串的也有人信。”

“那可不,我全才啊,给你唱段女起解?”

“你俩消停些吧,都快开演了也没个正形。”宋云平随口训了几句,眼睛还是弯弯的,“倒数第二张桌上的那个盒子找了吗?我记得上次用完好像放进去了。”

“有了。”展望拿着小穗儿,又抱起一盘子珠翠,前脚刚要走,后脚又折回来凑到宋云平耳边告状:“老宋你真该管管他了,不然之后大闹天宫真得换人了,我多不容易啊。”

“你走吧你,少吹风了。”杨亦昆作势要踢。

展望一下子蹿得跟兔子一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