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云不吃鱼

谢谢你,我一点儿也不有趣。

他们凿开冰,然后跳下去。

那时候的青年们始终活得像荧幕里的无名英雄,蛮狠霸道地乐于助人,在夜晚降临时来到漆黑的河道旁,抱着擅长的乐器高唱爱情并且作诗。

即使风凶猛得像旋转的刀子一样割伤他们的脸庞,即使夜幕中的窗台会浇下一大盆谩骂和冰冷的拒绝,他们好像也有用不尽的热情去完成各种形式的咏叹。

他们凿开了冰,然后跳了下去。

后来树枝围住白墙,电缆凌空,阴影时常寄人篱下。大多数人走得慌张且莽撞,路上赋予又杀死了许多坠落的生命。力气耗尽,勇敢开始恐惧,信念藏匿,寒冷终于被自己冻醒,漠然总有一天要爬到头上。

他们凿开了冰,然后跳了下去。

水果过度成熟的代价是腐烂且可怖的甜。

"无知才长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