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云不吃鱼

谢谢你,我一点儿也不有趣。

【TSN/ME】乌有之邦

标题胡扯 剧情奇异 更新随缘

谢谢大家来看这种神经病的东西...

1.

Mark在周一的早晨收到了一封信。

其实用“收”这个字并不恰当,因为它不是被塞进信箱安安静静地和那些乱七八糟令人头疼的水电账单堆在一起等他来取的,而是被他自己从嘴里吐出来的。

在Mark伸出兰花指小心翼翼捏起这团沾满牙膏沫的纸团仔细研究的三十五秒期间,他回顾了昨天二十四小时被自己吞下肚的食物,顺便在脑子里做了个图表,试图寻找出一个理由来说服自己六罐红牛两瓶啤酒和半袋twizzlers之间所产生的化学反应让他在隔天早晨吐出纸团甚至是鼻涕虫都不是什么难事。

很显然他无法说服自己。

他迅速地将上面的泡沫冲走,又用吹风机把它吹干,展开后Mark才发现那其实是一封信。

信口被漂亮的金色火漆封好,正中央写着一个单词“One.”,右下角有一个地名,是雅典。

字迹清晰流畅,手写圆体。

封尘许久的熟稔扑面而来,他飞快地拆开信,里面掉落出一朵紫色的花朵。

Mark下意识地弯腰去拾,目光却依旧粘在信纸上好像在搜寻什么。

——Edurado Saverin.

Mark在落款处找到了这个名字,他突然直起身子,头却撞到洗手池的边缘,他嗷了一声又立马蹲回去了。Mark骂了句fuck,捂着后脑勺谨慎地移了两步离开危险区域。

他的整个脑袋像是炸开了花,Mark觉得自己就要起飞了,不知道是撞到的缘故还是那个名字。

隐隐约约他好像听见手机在响。Beast跑进来冲着他吠,提醒他去接电话,Mark敷衍地拍拍它的脑门,绕开它走出浴室。Beast失落地呜咽两声,又立即对地上的花瓣产生浓厚的兴趣。

Mark甩了甩头想让自己清醒一点,他轻车熟路地穿过红牛空罐和杂乱衣物铺成的羊肠小道,越过沙发掀开靠垫不出意外地看到他的手机正优雅地振动。

是Chris打来的。

“Chris你知道吗我今天早上吐出了……”

“我不知道!!”Chris吼道,“我只知道早上两个小时内我给你打了二十三通电话但你该死地和聋了一样!这个演讲你已经拖了三次了记者和学生也都已经到场了,我不管你是吐蟑螂还是吐屎要是已经吐完了就立马滚过来要是没吐完就给我咽回去过来吐!”

“该死的!”Chris骂道。

“好好好,我马上就来。”Mark一边点头回应一边坐在沙发上读信,希望能找到什么有用的信息,然而信上只有寥寥数语:

我决定去世界旅行。

我一直想去看看雅典,罗马或者马德里,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想去圣彼得堡。

这些天我还是会想起以前的事情,情绪濒临边缘的时候,*我甚至想把你的名字刻在陶片上。就像你对我做的那样。

后来想这又有什么用呢?

我已经在你的城邦获罪。

                                             Eduardo Saverin

Mark沉默不语,他的嘴唇被咬得发白,疼痛和希望两股浪潮在他眼眶里互相撞击,最终初晨的温度将它们变成好看的水光。

Chris在电话那头试探唤了几声,过了一小会儿他才听见Mark的声音。

“他没死。”

“谁?”

Mark深吸一口气,他知道他在颤抖。

”Wardo他没有死。”





*陶片放逐法 最早应用于公元前487年 一般认为是克利斯梯尼创立 参加会议的公民会把认为该驱逐的人的名字写在陶片或贝壳上 得票数超过6000将被驱逐出境。

评论(17)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