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云不吃鱼

谢谢你,我一点儿也不有趣。

  有时候甚至会自暴自弃地诅咒自己,泄愤一样,好像实现了之后摆在自己面前的那些糟糕情况就不会出现了。荒谬至极。

  到底是幼稚,自以为是故作成熟,遇事仍旧过激迁怒口是心非,气到一半就想流泪,能力不够,反而惺惺作态。

  谈什么享受,我有时候喜欢一个人,却又希望台下能有观众能听我谈天说地的满口妄言,只能是假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