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云不吃鱼

谢谢你,我一点儿也不有趣。

Thu.May.18

今天的日记 有些道理能知而难行


四月廿三

我有一本草稿本,狗剩给的。一开始我只是让她给我写几个字,但她觉得不好看,四个字写了一遍又一遍,或大或小,贯穿整个本子。

我已经不记得当初为什么要她写,但我现在依然觉得这四个字极好:

忘恩负义。

好到什么程度呢?就像你炒菜开火,往锅里淋上一层油,那声音就刺得耳朵疼。就像密密麻麻的斑块,叽叽喳喳的鸟雀,面前悬着的一把长刀。要你头皮发麻,浑身颤抖,举步维艰。

这是一个被迫接受,但这样说程度轻了些。

应该有无数只手缠绕住身体的各个部位,把你从你以为你到达的高度狠狠拽下来,你觉得自己落入悬崖了,身后除了黑暗毫无依凭,只能一直跌落下去。其实你根本没有动,你还是站在原地,却怕得要死,一身冷汗。

你根本就没有达到所谓的高度。

忘恩负义完全不够,你还自以为是,胆小如鼠。

我依旧很好奇那些满得都要溢出来的优越感是从哪里来的?太多了会不会溺死?既然对于高低你有那么明确的界限,那你怎么活了十几年还是不会说人话呢?

自嘲是一层虚伪的外衣,无知是谈笑的资本,它们都是炫耀的工具,是风趣幽默的自我标识,要装模作样,还要见缝插针,确实是一项难度系数颇高的表演艺术。

我得成天地可劲儿夸你,说你聪明,你成绩好,你瘦,你长得好看,我真是样样及不上你,脑子笨,做不来题,腰上肉堆成游泳圈,你无聊时候推推我,我也得一动不动地任你玩,你交的是朋友吗?

多可悲啊,一个人的人生价值要成为另一个人的附庸,存在的意义也即将变成奉迎如海的虚荣。流言说多了就没人把它当流言,玩笑说多了是不是也就不是玩笑了。

人怎么可以卑贱到这种地步。

该庆幸不是交浅言深,毕竟还远远走不到推心置腹,本来是这样,今后也会是这样。我有时候想情感应该是一切的基础,当它瓦解的时候就会用物质来挽救。但下一秒我就受到惊吓,以及羞耻,这话不仅高估自己的价值并且险恶万分地揣测人心。

之前有些有人会来当面问我你写的某某句子是什么意思,可我说不出来,这对我来说就是自我剖析,我羞于启齿,并且恐惧它,那可真是比那些忘恩负义还要来势汹汹,就好像赤裸又不完全的人格被撕扯开,在空气中摇摇欲坠,他们指着、骂着、又笑着:这是谁呢?

一个自私又无耻的人渣。


这个日记本来发在自己空间相册的 但还是害怕 在这里写就轻松多了 没有人认得我 也不会有人在第二天逼问我解释某些句子的意思 我还可以大胆地谈论我自己

我的脾气差 却在某些方面有出奇的耐心 但或许正常可行的办法是交流 比如一段关系出现裂痕 但只要我觉得它偏离轨道 我就会选择自己一个人生闷气 避免正面交锋 率先实行冷暴力 别人追过来问 我却说没什么 把所有产生负面情绪的原因欲盖弥彰地都归结为生理期的正常现象 我自己心里是不信的 我生理期还没来

他们的疑惑有时候真的很像质问 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其实他们问了问题后我有在想答案 该怎么回答比较好  但他们问我你写的是什么 你怎么了 这句是什么意思啊

我该怎么回答呢 我要怎么回答呢 于是我只能说 我没事 我很好 我很正常

为什么写东西需要原因呢……真是不明白

我想以后得日记都在这里写了 同人原创平时的脑洞应该也会在这儿存一份 还会写写字但很可能会被我嫌太丑删掉……

评论